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字前沿 >

出版试水在线教育,竟然还能这么做!

2018-12-24 17:39 作者:xyf 浏览

 最近,一篇《一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被刷屏,文章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云南省禄劝县200多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一根网线、一块屏幕,与著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教学。16年间,升学率呈现了几十倍的增长。期间,学校72000名学生考上了大学,更有88人考上了北大清华。

 一块屏幕改变了一个学校学生的未来命运,这正是在线教育实现教育资源跨越时空和地域,促进教育信息化、教育公平化的有力体现。但在这背后,在线教育内容投送的质量与碎片化问题,始终引人堪忧。如今,众多传统出版企业也纷纷投身于在线教育之中,究竟什么样的在线教育能称之为优质教育?在线教育与传统出版之间该如何联动?

 日前,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主办的“第一届K12在线教育论坛北京”暨“K12在线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成立大会在京举行。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中国编辑学会会长郝振省,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主任刘永坚以及全国从事K12教育的近百名学科教育专家、教育出版专家参加了会议,就在线教育的新发展思路与模式展开深入探讨。

 传统出版与在线教育如何真正联动?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在线教育的腾飞创造了良好的契机,近几年来,K12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每年都保持着20%以上的高增长。尽管2018年被誉为资本寒冬,但这丝毫未影响资本在在线教育领域的长驱直入。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数量已完成182起,披露的融资总额达152.73亿元,这个数字接近2017年的全年总量。但野蛮生长的背后,监管不严、宣传注水、课程质量无法得到保障等问题也逐一暴露在公众的视野。

 如何解决在线教育的质量问题,使其更加规范地融入到K12基础教育体系中?会上,邬书林指出,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核心的经济技术,已经对包括教育、出版、媒体在内的方方面面产生了革命性影响,出版、教育、媒体的边界正在逐步弱化。他认为,教育出版提供的系统化、规范化、标准化的内容可与在线教育提供的流量化内容相结合,将出版与教育的理念从原来的知识传播向提供知识解决方案转变,这将是一条崭新的发展思路。

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

 据统计,教育类纸书每年的市场规模近400多亿元,占比整个出版行业的60%,不仅在出版产业中占有重要地位,更引领着中国教育的整体发展。华中师范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兼华中师范大学学科教学论负责人王后雄认为,利用教育出版为入口,为学生提供内容品质更有保障的在线教育,让每个线上课程的投放都通过出版社编辑的严格审核,有利于克服独立在线教育平台碎片化知识传播的缺陷,提升在线教育的质量。

华中师范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兼华中师范大学学科教学论负责人王后雄

 如何将教育图书变成“现代教育纸书”?

 一本普通的教育类图书,如何能变成一本“现代教育纸书”?以这本《帮你算得快》为例,这本书的封面上印制有智能二维码作为在线教育的入口,二维码中匹配了读者交流圈、微课视频、在线题库、延伸阅读等内容服务,学生和家长只需用手机扫码,花费1-3元钱,就可以享受到这些在线服务。二维码中在线教育的内容是与这本教辅图书中的内容精准匹配的,省去了学生网上搜索的时间,又不增添家长额外的经济负担,帮助学生夯实课堂内容,补充知识盲点,还可以在读者圈中和同样年级的同学们一起讨论课堂问题。

 同时,这本“现代教育纸书”还能在学生扫描了二维码后,依靠人工智能准确地将学生的阅读轨迹录入系统,根据学生点击的内容与时长,分析他可能存在的知识盲点,并向他投送更多潜在的符合他需求、个人喜好的教育资源。

 像《帮你算得快》这样的“现代教育纸书”目前在全国已发行了近十亿册,是由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与全国200多家出版社基于RAYS系统合作共同打造的。“我对现在在线教育的品质还是不太放心,学的方向不对,很容易误导孩子。这种现代教育纸书的模式挺不错,一方面,我们家长不用为了到网上给孩子找补充学习材料而花费太多时间,最后找到的也不一定是孩子需要的。另一方面,来自纸质书上的在线教育课程还是比网上的内容更加放心。”一名读者表示,她的孩子目前在读小学二年级,一直在使用长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的《长江全能学案》教辅图书,这本书在2016年初就已实现了向“现代教育纸书”的转型。

 “现代教育纸书”助力差异化因材施教

 教育的根本问题是什么?早在2000多年以前,孔子就提出了“因材施教"的观念,但在如今的教育发展中,这个理念似乎贯彻的并不顺利。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国家数学课标研制组组长王尚志认为,以人的发展为标准的知识改革正逐步走来。“如今的学生对于随便一个知识点,上网一查就能找到它的内涵;随便一道题目,上网一查就有它的答案,应该思考在技术之外能给学生提供更多的个性化和精准化的教学资源与教学指导。”

 的确,不同的学生存在性格、学龄、学习习惯等诸多方面的差异。传统的书本和课堂教育中,更多的是跟着老师的教学节拍。而在线教育仅仅改变了知识传播的载体,究其本质,也是把课程内容搬到线上,学生的个性化教育能否真正实现,还是打了个问号。王尚志认为基础教育能够提升学生核心素养的,是在教育的过程中,而非简单的学习结果。教育首先标准化、系统化,避免碎片化,再在此基础上去提高学生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在每一学科的学习过程中受益。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国家数学课标研制组组长王尚志

 如何能在标准化个性化的教育中,实现差异化的因材施教?“现代教育纸书”提供了一条新的方向。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总工程师施其明表示,现在的教育资源,特别是数字教育资源还并没有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的投送。但是,教育类的纸书却实现了相对规模化和标准化的投送。这其中分成了由学生与家长自由选择的市场类教辅的投送,以及教育部、教育厅的各类标准化教材教辅的内容投送。因此,相比网上质量良莠不齐的在线教育内容,基于教育出版的在线教育资源投送更为标准、规范。

国家新闻出版署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总工程师施其明

 同时,相对于传统的书本教育,“现代教育纸书”超越了传统纸质图书,变成一个复合型的知识产品,甚至是一个知识解决方案,改变了纸质书本单向的内容传播,让各地的学生都能够与全国的优秀教师资源、优质教育资源之间产生更多的关联,并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去发掘每一个学生不同的个性知识需求,从而有针对性的进行教学,进一步提高学习效率。

 大数据、人工智能加持的未来纸书教育

 2018年4月,国家教育部正式提出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计划要从提升学生信息技术应用能力向提升信息技术素养转变,从应用融合发展向创新融合发展转变,打造更优质的教育资源体系。在出版、教育、互联网融合的背景下,“现代教育纸书”是否能为教育信息化、教育公平化的发展添砖加瓦,注入新的动能?是否能为学生与家长的教育资源投送带来更多的便利?

 施其明表示,“现代教育纸书”目前已经形成了109个类别的运营模板,“纸书+名师直播+读者圈服务”“纸书+在线课程+名师辅导”等运营模式已经非常成熟,取得了非常好的投送效果。为了进一步保障“现代教育纸书”上在线教育内容的质量,(武汉)重点实验室成立了“K12在线教育专家委员会”,齐聚了来自首都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30多位国家级学科专家,负责“现代教育纸书”各学科在线教育的专业化、科学化指导与资源评审工作;同时集结了30多名来自教育出版专家、出版管理专家,负责进一步对资源进行审核,实现纸质图书与在线教育的深度匹配,为学生与家长提供更多元化的教育资源与知识解决方案。

 在以网络与智能技术为基础的新的教育体系中,数字教育资源也将从过去的多媒体化向互联网智能化跃升,服务也将更为个性化。教育出版也应该更加深入地去思考如何能发挥更大的价值。

 正如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邬书林所说,出版问题、教育问题的本质都是传播知识、传递信息,最终推动社会发展的。如今,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技术应用的本质也是去提升人类应用知识和信息的能力。在之前的30多年,很多人预测过出版这个行业是要消亡的。但出乎意料地是经过近30年的发展,出版行业不仅没有消亡,规模在扩大、产品在提升,整体影响也在不断的提高。未来我们将思考如何进一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